<i id='ytqqf'></i>
<ins id='ytqqf'></ins>
  • <tr id='ytqqf'><strong id='ytqqf'></strong><small id='ytqqf'></small><button id='ytqqf'></button><li id='ytqqf'><noscript id='ytqqf'><big id='ytqqf'></big><dt id='ytqqf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ytqqf'><table id='ytqqf'><blockquote id='ytqqf'><tbody id='ytqqf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ytqqf'></u><kbd id='ytqqf'><kbd id='ytqqf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ytqqf'><strong id='ytqqf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i id='ytqqf'><div id='ytqqf'><ins id='ytqqf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dl id='ytqqf'></dl>

        <span id='ytqqf'></span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ytqqf'></fieldset>
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'ytqqf'><em id='ytqqf'></em><td id='ytqqf'><div id='ytqqf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ytqqf'><big id='ytqqf'><big id='ytqqf'></big><legend id='ytqqf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遭遇黑店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1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新金瓶梅在线看_新金瓶玉梅戴玥菲版_新久草视频免费5

              王路開瞭一個小型食品加工廠,每年都要東南西北地跑,向各地超市推銷自己的產品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,王路和幾個業務員來到瞭濱城市,辦完業務,幾個人來到一傢飯店,準備吃完飯之後坐火車回傢。

              到瞭店裡,服務員把他們領進一個雅間,幾個人一看,屋子挺幹凈,王路便把菜譜遞給幾個業務員,讓他們點菜。業務員那邊看菜譜,服務微笑著給幾個人倒茶,一人一碗。倒完茶,業務員也開始點菜瞭。點的都是些傢常菜,什麼魚香肉絲、宮爆雞丁之類。點完菜,幾個人又點瞭啤酒。

              時間不長,酒菜上來瞭。王路端起酒杯:“哥兒幾個,今天都挺辛苦,多喝幾杯,完事到火車上睡覺去。”幾個人點頭,跟王路碰杯喝酒。啤酒沒勁兒,幾個人不大一會兒就喝瞭十幾瓶。酒足飯飽,王路招呼服務員結賬。服務員微笑著跑進來,遞上菜單:“先生,一共是六千八百八十塊。”王路一聽,眼當時就直瞭,心說,我們都吃什麼瞭,就六千多塊錢?拿起菜單一看:乾隆禦茶四百八十塊一杯,伊麗莎白皇傢啤酒二百八十塊一瓶,魚香肉絲(天鵝肉)八百八一盤,宮保雞丁(非洲七彩山雞)一千零八十塊一盤……菜單還沒看完,王路就知道他們這是進瞭黑店瞭。正要跟服務員理論,就見雅間門外晃晃悠悠站著六七個提刀弄棍的小夥子,個個兒左青龍、右白虎,後背還刺著貓頭鷹。王路知道,不給錢肯定是走不瞭,要是來硬的,準得一人弄身傷不可。想著,王路點瞭點頭,微微一笑:“才六千多塊錢呀?不多不多,昨天我們吃一頓飯花瞭兩萬多呢。”說著,就拿出皮包掏錢。

              王路拿出一沓子錢數瞭數:“哎呀,真不湊巧,我這裡隻有六千二,還差六百八十塊呢。”服務員一看那沓子錢,眼珠子當時就亮瞭:“那您再找一找,看看能不能湊齊?”王路又翻瞭翻身上:“真沒有瞭,你給我刷卡算瞭。”說著,就把一張銀行卡遞到服務員手裡。

              服務員拿著銀行卡走瞭。不大一會兒,服務員又回來瞭,把卡遞給王路:“先生,您的卡裡沒有錢,要不我把經理叫來,看看能不能給您優惠下。”王路一擺手:“也好,叫你們經理來吧。”服務出去叫經理,王路拿出瞭電話本翻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正找著,一個刀疤臉走瞭進來:“怎麼回事兒,錢不夠啊?差多少?”服務說:“差六百八。”刀疤臉一聽:“就差那麼點兒錢啊,算瞭算瞭,再給他們優惠點兒,收六千算瞭。”王路站起身來,沖刀疤臉一笑:“您就是經理吧?你們這裡的菜味道真是不錯,按理說,您給我們優惠,我們應該謝謝您,不過今天這飯錢我一分錢都不能少給您,不是因為別的,就因為我這兄弟不夠意思,他給我一張銀行卡,說裡面有十萬塊錢,結果裡面沒錢,這不讓我丟人現眼嗎?我這就給他打電話,問他到底是怎麼回事兒。”說著,王路掏出手機:“真不湊巧,我的手機沒電瞭。”說著,把電話本遞給經理:“經理,你替我打一下這個電話,把我兄弟叫來,我兄弟姓周,你就跟他說,他大哥從天津過來找他算賬來瞭,讓他趕緊到這兒來,這小子,當個公安局長就不知道自己是誰瞭?看他來瞭我怎麼收拾他!”

              經理接過電話本一看:“您兄弟是公安局長?”王路一笑:“你還不信呢?你打電話把他叫來就知道瞭,這就是他桌上的電話。”經理點點頭:“那好,你等一下啊。”說著,拿著電話本出去瞭。

              到瞭外面,經理把幾個打手叫到一塊,指著電話問:“你們知道這是哪兒的電話嗎?”幾個人搖頭:“不知道,您打一下試試不就知道瞭。”經理一想也是,便拿出手機拔通瞭電話。電話那邊很快有人接瞭:“喂,你好,請問有什麼事兒?”經理哆嗦瞭一下,問:“請問您是公安局周局長嗎?”電話裡說:“是啊,你是哪裡?”經理“啪”地一下扣上瞭手機,合上電話本走進雅間,先給王路鞠瞭一躬,遞上電話本,滿臉堆笑地說:“大哥,周局長太忙,一時半會兒過不來,我跟周局長也是哥們兒,您看您怎麼不早說啊,這頓飯算我請客瞭!”王路拿起皮包:“兄弟既然這麼客氣,我就謝謝瞭,不過我得跟小周說說,以後多到你們這裡來幾次,照顧一下你的買賣。”經理點頭:“那是那是,我謝謝您瞭,那您走好?”

              王路和幾個人出瞭酒店,見經理沒跟出來,沖幾個人一擺手:“快,趕緊打輛出租車去火車站!”幾個人一聽:“急什麼?您兄弟在這當公安局長呢,讓他找輛車送咱們不就得瞭。”王路一瞪眼:“送個屁呀?我根本就不認識什麼局長,那個電話是我從報上抄的公安局的熱線電話,一會兒這黑店經理明白過來,咱們都得把腿留這兒!”幾個人一聽,噢,原來是這麼回事兒啊,那還等什麼?趕緊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