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r id='5kj4t'><strong id='5kj4t'></strong><small id='5kj4t'></small><button id='5kj4t'></button><li id='5kj4t'><noscript id='5kj4t'><big id='5kj4t'></big><dt id='5kj4t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5kj4t'><table id='5kj4t'><blockquote id='5kj4t'><tbody id='5kj4t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5kj4t'></u><kbd id='5kj4t'><kbd id='5kj4t'></kbd></kbd>
  2. <dl id='5kj4t'></dl>
    <acronym id='5kj4t'><em id='5kj4t'></em><td id='5kj4t'><div id='5kj4t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kj4t'><big id='5kj4t'><big id='5kj4t'></big><legend id='5kj4t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code id='5kj4t'><strong id='5kj4t'></strong></code>
    <ins id='5kj4t'></ins>
    1. <fieldset id='5kj4t'></fieldset>

      <i id='5kj4t'></i>

          <i id='5kj4t'><div id='5kj4t'><ins id='5kj4t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span id='5kj4t'></span>

          裸行的女人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8
          • 来源:新金瓶梅在线看_新金瓶玉梅戴玥菲版_新久草视频免费5

          最先發現金花裸體去魚塘這事兒的,是十裡村年過六旬的老李頭。

          那個夏天的晚上潑墨般的黑,月黑頭加陰天,黑得讓人絕望。

          村東魚塘連著的20多米寬的勝利渠,像一條黑色的巨大蟒蛇,蜿蜒向東。被陰沉天氣裹挾著的萬物,也瞬間沒有瞭氣力,像被人掐著脖子,奄奄一息。

          當時,老李頭正在魚塘窩棚邊撒尿,忽然就有人出現瞭。一個黑影,急促的腳步聲由遠及近,聲音均勻得像過瞭篩子,嚓,嚓,嚓……

          開始,老李頭以為是偷魚的,他後背冒出瞭冷汗,不自覺咳瞭兩聲,但黑影並沒有反應。

          老李頭哆哆嗦嗦地提上大褲衩,順手操起手電和一根榆木棍子,慢慢靠近。

          他藏在柳樹後,悄悄亮瞭下手電,竟看到一個光屁股的女人。他呆怔瞭一下,腿有點發虛,掙紮著扶住瞭樹。

          那褲衩緊貼著大腿,感覺裡面濕漉漉涼颼颼的,應該是剛才慌裡慌張地尿瞭一褲襠。

          女人在魚塘邊轉瞭半圈,站瞭一會兒,對近在咫尺的老李頭視而不見,朝著小路掉頭走瞭。魚塘離村口大概幾百米遠,老李頭悄悄跟在後面。

          女人走得很慢,體形曼妙,全身曲線邊緣清晰。他悄悄地跟著,憑直覺,感覺這個女人是金花,仇人糟老王的大兒媳,王大元的老婆。

          他的感覺沒有錯,女人在村東頭第一傢糟老王傢的大門前停住瞭。她轉身向四周看瞭看,老李頭無處可藏,就呆愣在那裡。

          兩人相距也就10多米的樣子,但女人好像根本感覺不到他的存在。

          老李頭又哆嗦著亮瞭下電燈,女人的身子白花花的,像魚塘平日裡翻肚皮的魚。那種揪心的戰栗瞬時不見瞭,他身體裡忽然湧起瞭一種奇怪的沖動……

          大門是虛掩著的,金花輕輕開門踱瞭進去,他聽見木質大門吱嘎關閉的聲響。

          這娘們兒是想害我還是咋的?娘的!

          他咬牙罵瞭一句,轉身朝魚塘方向逃也似的跑回去。多年前的記憶像隻驚慌失措的大鳥,在他腦子裡迅速撲棱開瞭翅膀。

          他傢和糟老王傢是世仇,兩傢拿著鐵鍬拼過命,祖上傳下來的恩怨,烙在心裡有印兒。

          糟老王黃土都埋到脖子瞭,沒啥,但他的兩個兒子大元和二元,卻不是什麼好鳥。王大元是個愣頭青,偷雞摸狗不幹正事,多年前因為搶劫被判瞭10年,正在大獄裡服刑。

          王二元老實,早年在磚窯場幹活,別人曬得泥鰍一般,他的臉色卻白裡透紅,跟個娘們兒似的。

          王大元入獄幾年後,王二元砍瞭老李頭的兒子李小飛一刀,也沒瞭蹤影。可是聽村長說,大元還有半年就要出獄瞭,提前釋放。老李頭想著想著,心裡就哆嗦瞭一下。

          二元為啥砍自傢兒子李小飛一刀,這裡面有很多說不清的事兒。當年,王大元搶瞭別人的摩托車,回村的路上竟然碰上瞭李小飛。

          大元搶東西,咱也不願意碰上啊!公安來逮大元的時候,他扭頭惡狠狠地罵,李小飛,你敢告老子黑狀,等老子出來剁瞭你!

          大元判刑後,二元和糟老王兩口子,還有金花一起過。

          兩年後,王二元在魚塘邊,砍瞭自個兒的獨苗苗李小飛一刀就跑瞭,想著就讓人心痛。當時也報案瞭,可是至今不見二元的影兒……

          老李頭走到窩棚前,點上瞭油燈,蹲在魚塘邊吧嗒起瞭旱煙,發著呆地罵,一宿沒睡。

          第二天,村裡人都知道瞭這事兒。老李頭好像在掰扯什麼,他一直在強調,金花光著屁股蛋兒出現的事,和他無關。大夥聽得津津有味,張圓瞭大嘴哈哈笑。